yabo2014

你很难想象莉拉和莱农两个能够发生友情。她们既不断地猜测妒忌,却又互相扶持。莱农毕生多次不断尝试逃离莉拉与其抗衡,却一次次失败重新回到她身边。她们先后疯狂地为同一个男人沉沦,但却无法毁灭她们坚固又脆弱的友谊,她们那种微妙到能够超越亲情并胜过世间万物维持了超过半个世纪的。

莉拉是带刺的玫瑰。她对生活永远不满意,竭尽全力不惜粉身碎骨也要跟生活的一切做抗衡。她一直很努力,奋力想要逃离那不勒斯贫穷困苦的一切。

她一度拥有很多东西。索拉拉家马尔切罗痴迷的狂恋,送礼物,送殷勤,每日痴情守护。她嗤之以鼻,回敬跟他们同样臭名昭著的斯特凡诺。又用无情的背叛为她看似幸福美满的婚姻做注脚,决绝地从衣食无忧的富太太到污水恶臭的肉市场打工。

莉拉聪明,她可以不费吹灰之力掌握莱农的毕生所学。轻而易举地拿到全校第一,而莱农屈居第二。私下设计的鞋子过了十几年还是城里最畅销的款式,她随意挥霍装饰的商店成为有钱人最爱流连的胜地。想要帮助恩佐,于是自学成才成为了计算机界数一数二的技术人员。

男人们都爱莉拉,但永远无法取悦莉拉。她是阴晴不定的,甚至就连她自己都不知道自己想要什么。她的聪明未经训化,带着可怕的毁灭能量。她是弗洛伊德笔下人格结构的本我,凭借本能做事。喜欢的东西,
更多精彩尽在这里,详情点击:https://tower-china.com/,那不勒斯要捧上天。让她不喜的,她便努力毁灭她。

她从小就很懂得察言观色,脸上挂着甜美的微笑,努力学习,讨身边所有人的欢心。

用诱惑交往一个懦弱听话的男朋友,满足懵懂初醒的性欲及维护输于女友脆弱的自尊。

莱农从小就知道如何掩饰自己的欲望和阴暗,再用合理的可被社会接受的方式表达出来。

你实在很难想象,就像这样两个地北天南的人,能够走到一起,成为彼此不可或缺的一部分。

但随着描写的深入,我才真正发现,莱农与之成为朋友的,不过是莱农的另一半。

也可以理解为,莱农和莉拉,她们本身就是彼此不可或缺的一部分。她们相爱相杀,不可分割不能舍弃的,是彼此的一部分。

莉拉活得自我,以牙还牙,以眼还眼。受欺负就还击,无论是肉食店的儿子还是索拉拉兄弟,她一向带着她桀骜不羁的勇敢回敬对方的无理。

莉拉才不在意街区女人的指指点点,所谓的规则在她那里统统失效。她穿最张扬的衣服在街区摇晃,她在斯特凡诺的汽车后座放声大笑,她无视街头巷后的闲言碎语。

她既自信又自负。她坚定她做出的选择都是对的。她是从不后悔的人,坦然的接受每一次选择后生活给她带来的或奖赏或惩戒。

她也是不知好歹的。索拉拉给她送来了荣华富贵,她恶语相向。斯特凡诺承诺她下半生繁华安稳,她指出华服上爬满的虱子。

-我持怀疑态度。后面的彼德拉比莉拉更聪明更博学,莱农不见得或曾夸奖过关于他术业专攻半分。

那不勒斯的街道让她觉得肮脏窒息,那不勒斯的人群让她觉得孤独绝望,为生活奔波,为活着本身而活着。

她自卑且自负。她是自卑的,青春期的身材逐渐走形,激素旺盛导致痘痘爬上面部,贫寒的家境让她无法拥有跟同学一样的华服,因为专注学业还被迫在脸上添上一副呆板丑陋的眼镜。她又是自负的,她读过书,她有文化,她的成绩全校第一,她鄙夷生活的贫穷把人的本来面貌扭曲,她觉得母亲的跛脚和木鱼眼丑陋又可悲。

她野心勃勃又沉默隐忍。莱农的野心勃勃藏着每一件小事,她跟莉拉去看海-想要逃离街区,她迷恋尼诺-尼诺是通向另一个世界的一扇大门,她常常去莉拉婚后的新居念书-她也向往荣华富贵衣食无忧。但她是沉默隐忍的,不表达感受,擅长用低头和沉默粉饰不可得的欲望。对尼诺的不可得用安东尼奥的肉体替代,对莉拉和尼诺的私通用和尼诺父亲的性事报复,莉拉每一次疯狂的计划都有她的参与,但被责备的只有莉拉。

她懂得,什么该做,什么不该做。不该做的事情,又应该怎样让它看起来合法化。

在莱拉每一次的出格,每一场的转变中,她都会回忆,是受了莉拉某一次行为的启发或刺激。

莱拉一直在躲避被评价,反正莉拉够坏,反正莉拉不在乎。“我是个好孩子,是莉拉把我带坏的。”

我印象很深刻莉拉和莱农说过好几次,“你要替我好好去见识,好好去看看那不勒斯外的世界”。我不知道有多少人曾经相信过平行世界的存在,曾经希望那个世界的自己可以活成自己想要拥有而又不曾实现的模样。

我们每个人都是莱农,也都是莉拉。我们既羡慕又妒忌着别人,其实也被别人默默艳羡,也拥有着他人艳羡想要拥有的一切。

留下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